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从“学以致用”到“学以致知”

近日一项阅读调查显示,受访者平时主要阅读的三类书籍分别是:专业书籍占46.6%,生活养生书籍占42.1%,社会现实书籍占41.2%。而与此同时,无论在实体书店还是网络书店,卖得最好的通常是有关人际关系、养生、成功学等实用类书籍,而文学、哲学等培育心灵的书籍则少有人问津。


  随着生活节奏加快,网络、电视等各种娱乐方式无疑占用了人们的大部分闲暇时间,人们的读书时间越来越少。但即便是在有限的阅读中,大家的阅读还是聚焦在一些对自己的学习、工作或者家庭生活有直接作用的实用功能书。当下大众阅读越来越追求“学以致用”,人们读书也有了一种“效益期待”。很多人觉得文学、历史、哲学等跟思想修养有关的书刊已经成为“过去时”了,而着重选择阅读一些实用技术类书籍,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人们焦虑、着急的心态。
  

其实,阅读一直存有“有用”与“无用”的辩证关系。有用的阅读在显性层面上主要表现为功利的阅读,比如,专家们的阅读主要是为了专业上的了解和研究,学生的阅读主要是为了学业的完成。而全民阅读,恕我直言,很多时候是“没有用”的阅读。它是一种生活方式的阅读,人类生存方式的阅读,是想“知道”的阅读。
  

曾有人说,阅读的价值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出版的价值来决定的,但是在当下,大众阅读倾向更多地“主导”着出版的走向。“出版跟着市场走”已成为大多数出版社在激烈的同行“厮杀”中“胜出”的“王道”。对此,有识之士无不表示出极大担忧,他们呼吁大众应该尽情享受阅读,使阅读真正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多一点“学以致知”,少一点“学以致用”,这对提升一个人的素养有益无害。也就是说,传统阅读一直强调学以致用,而更为进步的阅读建议应该是“学以致知”。
  

应该说,“学以致用”是阅读的功能之一,但不是唯一,也不应是首要功能。中国传统的阅读一直推崇“学以致用”的阅读,这样一种非常功利的要求。譬如,时下养生书之所以发展得过于迅猛,就是因为“学以致用”的推波助澜,而并不是希望通过阅读追求科学知识、科学文化和应该有的文化内涵。多年以来,我们对“致知”往往追求不够,这个书没必要读,那个书没必要读,因为没有用。要知道,全民阅读很多时候是“无用”的阅读,它更应该是一种生活方式。更为进步的阅读理应是“学以致知”,我们的阅读理应从“学以致用”向“学以致知”推进。
  

阅读是分层次的,如果以实际效果来分,它可以分为价值阅读和工具阅读。古人的求学、求知是工具阅读;而“问道”、“知其然要知其所以然”就是价值阅读的范畴。全民阅读从“学以致用”到“学以致知”,可在两方面进行提升:一是倡导读者更多地从中国传统文化中吸收养分,因为中国传统文化是我们的根、本、源、流;二是不断吸收当今世界最新的思想和文化,过去提出的“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百花齐放、推陈出新”这一口号绝不过时。(吴学安)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1年12月16日   第 07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