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蒋介石孙子蒋孝文嗜好:偷窥女人洗澡 夫妻行房

核心提示:便衣卫士得继续轮班站岗,孝文和邱明山则是回房睡觉,相约改天再碰碰运气,看能不能看见夫妻“妖精打架”,或是贵妃出浴图。

蒋介石孙子蒋孝文嗜好:偷窥女人洗澡 夫妻行房

本文摘自:《蒋经国情爱档案》,作者:翁元 王丰,出版:团结出版社

在长安东路18号的日子里,我们也得以和孝文分享他的青春期,同时也做出许多今天看来幼稚而当时视之为无上刺激的怪异行为。

某个初夏的傍晚,孝文放学后跑到我们房间和大家闲磕牙,某便衣卫士突然提议今夜何不玩个更刺激的冒险游戏:“隔壁华南银行员工宿舍,住了几个身材很漂亮的标致女人,我们趁今晚去偷看洗澡怎么样?搞不好还可以看见夫妻行房呢!”孝文听了之后,蠢蠢欲动,大声叫好。

当天夜里,蒋经国夫妇入睡之后,孝文和邱明山悄悄跑到我们房间门口会合,我们几个便衣卫士陪着孝文和邱明山展开行动。一名便衣卫士负责扛竹梯子,大伙轻手轻脚、屏气凝神地走近靠华南银行员工宿舍的木板墙边,然后把那副竹梯子架在木板墙上。大家轮流爬上梯子看,孝文也和我们一块依序轮流上梯眺望。其他的人则透过木板墙的细缝中,朝灯火阑珊处张望,希望能偷窥见限制级的景象。
 

华南银行员工宿舍距离木板墙不过才两三公尺远,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暗夜中,静静偷窥了一整夜,既不见任何出浴画面,也未见有人行房燕好,什么“精彩”的景象也没瞧着。

从头到尾只瞧见一对年轻的夫妻,躺卧在一张木板床上,男的穿汗衫短裤,女的着内衣内裤,一边聊天,一边挥扇解暑。我们亟待他们会有“进一步行动”,可是,等到十一点左右,这对夫妻都只是发乎情止乎礼,啥事也没发生就熄灯睡觉了。整排华南银行的宿舍陷入一片漆黑,几乎所有的人家都已关灯睡觉,竟然啥也没瞧见。折腾了一整夜,大家被蚊虫叮得浑身是包,我们几个人大失所望地回房。便衣卫士得继续轮班站岗,孝文和邱明山则是回房睡觉,相约改天再碰碰运气,看能不能看见夫妻“妖精打架”,或是贵妃出浴图。

孝文在淡江中学的成绩并不理想,属于中下之资,假如他想和一般初中毕业生,一起硬碰硬凭实力参加高中联考,恐怕很难通过联考那关。1952年,成功中学校长是蒋经国江西当专员时的部属潘振球,通过潘振球的关系,孝文得以免试进入成功中学高中部。斯时台湾联考制度未臻完善,达官显要透过关系,为自己子弟另辟蹊径,强渡关山,打开升学窄门,乃为寻常之事,不足为奇。

十六七岁的孝文,不爱看书,尽爱舞枪弄刀,经常来玩我们便衣组同仁的配枪。他征得蒋介石同意,让他拥有自己的配枪。蒋介石一方面爱孙心切,一方面认为男孩子爱耍枪弄刀,才是真正男子汉,深得蒋家真传。蒋老先生眉开眼笑,连连夸赞蒋孝文爱玩枪,日后必可继承蒋家家业,发扬光大,在军中崭露头角。老先生娇宠之余,交代士林官邸侍卫室交给孝文一把左轮手枪,和一把长管散弹猎枪。拥有一长枪一短枪,孝文更是威风八面。

自此,孝文经常跟着侍卫室同志,到士林官邸后侧,亦即今铭传大学山下的侍卫室专用靶场,和侍卫同志们一块儿打靶。老实说,孝文打靶完全是胡打一气,到处乱放枪乱瞄准,成绩实在不行,不管打左轮或是长枪,根本都谈不上准确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