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特别关注:曾经一夜暴富的中国第一代股民何在

   
特别关注:曾经一夜暴富的中国第一代股民何在
 
2003年11月26日 11:54 广州日报  
 

  最近几天,中国股市又牛气迫人,吸引了又一批新股民加入。广州日报记者却逆潮而行,转去追溯中国当年第一代股民。

  上世纪90年代初,深交所在极短的时间内制造了中国第一代股民暴发户。由于股民只要投入一块钱购买股票,就能立刻获得千元以上回报,巨额的利润吸引了全国的民众加入到深圳买股票的行列。特别是1992年8月9日~10日,全国的股民汇集深圳抢购股票,出现了股票  
发行史上的奇观。在短短几个月内,2000多万张身份证成麻袋的邮寄到这个正在崛起的边陲小城,用以购买申购股票的抽签表。

  面对从天而降的巨额利润,突然发财的深圳第一代股民是如何支配这些巨额金钱的?他们现在还依然活跃在股市当中吗?或者这些人早已失败退出历史舞台?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近日多方联系,采访了一些当年亲历过那场股市“风暴”的深交所第一代股民。

  打工妹:买股暴富今成守房“地租婆”

  一个从股市一夜暴富的打工妹现在一下变成靠出租房过日子的“地租婆”,邹胜英的确感到不自在,但她现在已经很少外出抛头露面了。有的时候,那些曾经做过她下手的人称呼她“邹总”的时候,她的脸会不由自主地红了。“我不想抛头露面,我觉得在家里看电视,接送孩子上学也挺好的。”邹胜英尴尬地笑着对记者说。

  和多数来深圳的淘金者一样,1992年8月10日上午,邹胜英经过长时间排队终于买到发售新股的抽签表,这简直就像突然捡到了金元宝。这位刚从海南来到深圳打工的辽宁女子,看到全城都说买股票,头天晚上也和自己的男朋友在深南中路的某个银行网点,排了近10个小时的长队,用从家乡及朋友那里借来的身份证(买抽签表有限制,每人最多可拿10张身份证购买10张抽签表,其中签率达10%,每张签可购买股票1000股)和钱终于换回了某发行公司的10张抽签表,也即1万股股票。

  1992年风头过后发现,自己并没有一夜暴富,只好继续艰难的深圳打工生涯。事情的转机发生在1996年年底。有一天她听说当初买的股票已经翻了近10番,在朋友的鼓励下她把股票抛出来,结果获利40多万元。邹胜英说,当时她懵了,因为此前她从没接触到这么多的钱。

  “有钱不一定是好事!尤其是不要让男人动用你的钱!”现在赋闲在梅林一村的邹胜英回忆起10多年前的事情,恍然如梦。她卖掉股票赚了钱后,丈夫在几个朋友的撮弄下开餐馆、搞合资的房地产开发及花了一些钱继续炒股。

  2000年4月,她突然接到丈夫从澳门打来电话,说需要她赶紧支援30万元才能安全回家。近10年苦心经营的一个家和积攒的一点钱全被丈夫荡光了。看在女儿的分上,她“搭救”了丈夫,后来餐馆也转让了,两人也离了婚。她说,当时觉得比在打工最困难的时候还伤心。好在生意最红火的时候,她用赚的钱先买了一栋20多万元的房子,离婚后凭出租费还可勉强过日子。

  她说她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虽然身边缺少丈夫,也不再有钱,但可以安稳地生活了。现在把孩子养大就行了,没必要再死命地闯荡。

  小职员:几年成百万富翁转行做企业

  对深圳某电子有限公司的总经理石晓玉来讲,1991年6月20日是他一生最大的“幸运日”。当他抛出一月前购买的深金田300股股票时,当时花了几百块钱买的股票,现在一下变成数千块。这“第一桶金”,是他用辞掉在潮州某政府机构的小职员换来的。

  石晓玉应该属于那种看准了才下手的人。到1992年8月9日,他当时手上已经有5万多元资金,在家乡收集了一些身份证,雇佣了几个民工,在几个朋友的帮助下,购买了10多万股。就这样,他在几年之内变成了百万富翁。

  然而机遇似乎就只给了他这两次。从1994年到1999年间,他每年都往股市里砸进数十万。因为把握不好时机,屡屡受创。在饱受失败痛苦后,他和一个外商合资搞外贸,又因为没有经商经验,加上脑子天天想的都是股票,被骗了不少资金。吃尽了苦头后,在朋友的力劝之下,石晓玉于1999年底,利用仅剩不到百万的资金和朋友合资成立了一家电子公司。

  虽然他现在做电子,但他心里对股市依然很留恋。尽管如此,因为做企业许多事情都需要他去处理,所以他在最近一年里几乎不再去交易所了。他的人缘好,看得又很准,公司今年的情况比去年有很大提升。

  政府干部:莫名赚300万买房子行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