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沙溢:這幾年作品不多,因為水瓶座怕重復

原標題:沙溢 這幾年作品不多,因為水瓶座怕重復

  校草?減肥?

  進軍藝時180斤,每天都餓著演白展堂

  在沙溢的微博裡搜“減肥”兩個字,最早的一條要追溯到2011年,而這個詞,一直都是沙溢的痛點,但並非他人到中年才遭遇的瓶頸。

  前一陣,沈騰曾在採訪中直言“在軍藝論校草,沙溢從來沒是過。”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沙溢還半開玩笑地說,當初因為覺得自己長得不夠好看,所以都沒敢考北京電影學院。其實,他在軍藝時,就曾因為體重,被老師以鼓勵的形式安排當上了芭蕾課代表。沙溢說,剛入學的時候,體重曾達到180多斤,別的同學休息了,他還要穿著減肥褲去跑步,“男同學裡隻有我穿減肥褲。”上學期間,最瘦時保持在122斤左右,“拍《炊事班的故事》第一部,就是我剛離開學校的時候,也是我最瘦的時候。”

  后來演《武林外傳》裡的白展堂,沙溢最痛苦的還是減肥,“拍戲之前確實挺胖的,臉都是圓的。導演找我談話,說你一定要減肥,因為白展堂一定要帥。”全劇組的人都知道沙溢要減肥,每次沙溢一進食堂,剛一排隊,所有人都跟沙溢說:減肥啊,臉又胖了。“菜我就隻敢盛一點,其實我已經餓得不行了!”

  導演尚敬還曾經爆料,當時因為《武林外傳》是在北京郊區的山上拍的,飲用水和生活用水都是山泉水,全組人多多少少都因為水土不服鬧肚子,隻有沙溢沒事,“而且沙溢還好幾天都不去廁所。”

  “最可氣的是,演李大嘴的姜超當時被導演要求增肥,我這不能吃,他得使勁吃,還老氣我。他宿舍住一樓,總拿著奶茶隔著紗門看我在院子裡鍛煉,還沒事問我累不累,把我氣的!”

  看見我就笑,是好事

  有人說,隻要沙溢站在那裡,不用說話、不用動,就能讓人笑出來。“大家對我有這樣的感受,也是來源於我最初的那幾個作品,《炊事班的故事》《武林外傳》……對那幾個喜劇角色的印象比較深刻,而且這兩年我節目上得比較多,這種印象可能會更深刻。這是好事,大家喜歡我,總比不喜歡我好,我挺高興的。”

  而作為演員,讓觀眾一看到就想笑是優勢也是劣勢,“優勢就不用說了,有的時候,可能明明沒有那麼好笑,但觀眾一看見你,還是哈哈大笑。劣勢可能就是演悲劇時,觀眾還在笑,那你們也太不善良了吧?”沙溢說。

  男人四十啊,一枝花

  今年,沙溢已經41歲了,都說中年女演員有年齡危機,那男演員是不是同樣有這樣的擔心呢?“男人四十一枝花,我正是一枝花呢,一點都沒有危機。”“我覺得40歲,是男演員最好的階段,有家、有孩子了,對生活、對愛的理解,對朋友、對周圍事物的理解和心態都已經很成熟了,不較勁了,也平和了。而且,40歲的男演員,在精力和體力方面也是最佳狀態,需要40歲男演員更多地去展現自己的魅力。”

  兩個月前,沙溢剛剛攜手妻子胡可主演了話劇《革命之路》,定期回歸話劇舞台,沙溢覺得這是演員對自己的打磨,他覺得很重要。“反正我是這樣的,話劇舞台有這樣的魔力,它就像是一座學校,定期都要回去打磨自己。”

  【新鮮問答】

  新京報:之前的《小歡喜》中,和陶虹的對手戲最多,合作下來有什麼意料之外的感受?

  沙溢:沒想到她是這麼逗的一個女演員,早年看她演的《空鏡子》,都是比較悲情的。真正在一起拍戲了,才發現她整個一喜劇演員,比我還逗,所以我倆在一塊經常笑場,有一些現場發揮,跟導演一溝通,就變成創作了。

  新京報:在表演上還有什麼企圖心嗎?

  沙溢:你看我近幾年,在影視劇上作品並不是特別多,我一直想演自己覺得有興趣的,不管從哪個方面吧。我是水瓶座,怕重復,特別希望能在某一個領域或者某一個角度開啟我另一扇創作的大門。

  採寫/新京報記者 張坤玉

【1】【2】

 

(責編:章華維、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