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两头婚”出现!婚姻,快要到头了?

伴随着媒体的报道,一种鲜少听闻的婚姻模式被曝光在世人面前,这就是所谓的“两头婚”。两头婚的意思是,小两口跟原先的家庭均保持极大黏性,男方不娶,女方不嫁。

他们或许会双方共同买个房子作为共有资产,但大多数时候还是住在原来的家里,他们的关系限于彼此之间生育后代,并且做出约定,生两个一家一个,各随其姓,分别继承两边的家产。

正所谓不偏不倚,谁也别占谁便宜。这种婚姻形势在各地都有,名称各不相同,比如在川西平原叫“两头婚”,江汉平原部分地区称为“平婚”,而在苏南地区叫做“并家”。


▲初代网红papi酱曾表达“结婚5年双方父母没见过面”

1

婚姻背后暗藏的经济关系

经济学家张五常有过一本专著《经济解释》,里面从经济学角度分析了婚姻的不同形式。

按他在书中的看法,婚姻说到底是一种经济关系。在原始部落时代,因为物质条件尚未形成私有财产的时代,婚姻形式并不存在,直到私有产权的诞生,婚姻才应时而生。

为什么私有制诞生才有婚姻存在?经济学家的解释非常具有“经济人的理性”,那就是出于人类的自私天性,几乎没有人会愿意把自己的财产留给没有血缘关系的后代。


这一点,我相信亲子鉴定中心的医生们最有发言权。在《中国新闻周刊》对一位从事此项工作16年的博士采访中,我们就看到了无数因为亲子关系被证伪后发生的悲剧:

有一家三口来做鉴定,在鉴定取血的时候孩子哭得很厉害,父亲表现的特别心疼,把孩子紧紧的抱在怀里。


而当父亲就拿到了DNA鉴定报告,结论是他们不具有亲子关系。父亲在知道结果后,一把就把孩子推开,孩子哭了,表现得很委屈。此时父亲头也不回的就走了。然后妈妈默默的把这个孩子抱起来,追着父亲走远了。


当爸爸得知孩子非亲生后,父亲原本所有的疼爱、所有的宠溺,在知道孩子不是自己的这一刻,全都消失了……


我们不能责怪这位父亲无情,只能哀叹孩子的命运多舛。既然能够确定私有制和婚姻之间的捆绑关系,那么从经济角度来判断“两头婚”就既是可能的,也是合理的。


▲1938年费孝通先生在《江村经济》中曾描述过这种联姻模式

实际上,历史上的婚姻形式,究其根本,都是一种财产的分配和安排。为什么古代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才是正经婚姻?因为从财产角度来看,子女并无属于自己的私产,无私产则无权利,他们在人身上依附父母,当然要听从父母的安排。

无论是彩礼,还是嫁妆,都是财产安排的一部分,彩礼钱有补偿对方父母养育女儿的意味,嫁妆则是父母把女儿应得的那一份,给女儿带到新的家庭去。

这份财产属于媳妇的私有财产,并不属于婆家,要动用这个财产必须得到媳妇的同意,媳妇即使不同意也是完全正当的。女人去世,这份嫁妆只能由她的亲生子女继承,如果她没有子女,这份财产是要还给娘家的,侵夺媳妇嫁妆往往会让婆家在当地名誉扫地。

古代还有”小婚“之说,就是女方因为家贫,不得已把未成年的女儿送出去当童养媳,因为童养媳还需要婆家代为抚养,因此彩礼钱也会相应的降低。而这种家庭自然也谈不上什么嫁妆,没有嫁妆傍身的女子,往往地位极度低下。

到了近代社会,子女能够在社会上找到独立的经济来源,“父母之命”的威力便降低了。反对封建礼教固然有”价值观“上的影响,但也不能忽视经济独立对人身自由产生的推动。

从某种程度上说,婚姻又是两个合伙人之间的无限责任公司,彼此承担连带责任。任何一方都不能任意处置”自己“的财产,因为任何财产都是共有性质。理解了这些,我们再看“两头婚”问题,就能从中看到经济情况的变迁和其蕴含的危险。

2

出现“两头婚”的原因

那么,出现“两头婚”的原因何在呢?我认为,主要有以下三个因素:

第一,“两头婚”的存在是少子化的必然后果。

我们在经历了长时间的独生子女政策后,第一代独生子女都年将不惑,而在他们之下,无数独生子女或已成婚,或尚未成婚。两个独生子女的结合,对两个家庭来说都具有同样的风险。这个风险就在于自己的娃向着别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