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复课后线上教育是否“功成身退”

  光明日报记者 姚晓丹

  一场史无前例、世无前例的大规模在线教育实验,被突如其来地推上了前台,却以意想不到的成长速度发挥作用。

  自2月开启“停课不停学”的线上授课以来,截至5月11日,国家中小学网络云平台浏览次数达20.73亿,访问人次达17.11亿,中国教育电视台空中课堂收视率也大幅跃升,一举进入全国卫视关注度前十名。

  目前,已有近4成学生线下复课,随着复课的人数越来越多,步子越来越大,线上教育是否可以功成身退、束之高阁?答案是否定的。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在5月14日举行的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未来,线上教育将与线下教育有机衔接,从新鲜感走向新常态。

辽宁省鞍山市技师学院教师赵成刚在为学生进行焊接理论网络授课。新华社记者 姚剑锋摄

  线上教育带来“四大改变”

  清华大学在线教学指导专家组组长于歆杰在本学期给大一学生讲授电路原理课程,这是一个4学分的电类专业核心课,难度不低。为了更高质量地上课,他们用“碎”“动”“减”的方式进行了新的教学设计,将原来的45分钟课程拆成20分钟一段,每15分钟就让学生做一道题,鼓励他们投稿提问。这样的设计之下,期中考试的时候,学生们的成绩并没有因为在线上课而有所降低,而是与往届持平,甚至有所提高。

  吴岩这样总结,在高校应对危机开展在线教育教学的实践中,出现了四大新变化:一是改变了教师的“教”。“教师从刚开始的有一点紧张,甚至有一些抱怨,慢慢变得兴奋从容。教师的教学信息化素养空前提高,有很多老师对成为‘网红’感到非常自豪。”吴岩说。

  二是改变了学生的“学”。“根据海量的调查数据显示:大家对学生学习的自主性和师生的互动性满意度之高,甚至超过了面对面的传统课堂教学。”吴岩介绍。

  三是改变了学校的“管”。“过去学校的教学管理更多是面对面,现在是背靠背的管理,可喜的是,学校依靠大数据得到了更加精准有效的管理成效。”吴岩表示。

  四是改变了教育的形态。“这一次在线教学不仅打破了物理上的围墙,还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心理上的围墙,形成了时时、处处、人人皆可学的新的教育形态。”吴岩说。

  中小学校的线上教学实践同样如此,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表示,各地中小学校充分遵循在线学习的特点,通过流畅的通信平台、优质的数字资源、便利的学习工具、适宜的教学时长、灵活的教学组织等,防止照搬套用正常课堂教学的方式,努力克服隔空教学师生缺乏互动的先天不足,达到了良好的效果。“这次大规模在线教育实验对运用信息化手段推进教育教学方式改革具有革命性意义,可以最大限度地检验在线教育的优越性、可行性,成果经验弥足珍贵。”吕玉刚说。

  从“学习革命”到“质量革命”

  线上教学对教学管理工作的精准性把控令教师们兴奋,而师生之间畅通的互动性,学生学习的自主性都放大了学习效果。从“学习革命”到“质量革命”,一场线上线下的有机衔接,互相助跑,正在各阶段师生中间展开。

  吴岩表示,疫情之后,教学模式将发生三大改变。

  一是从“新鲜感”向“新常态”转变。“我们再也不可能、也不应该退回到疫情发生之前的教与学状态,因为融合了‘互联网+’‘智能+’技术的在线教学已经成为中国高等教育和世界高等教育的重要发展方向。”吴岩说。

  二是从“单声道”向“双声道”转变。“在线教学虽然拉开了师生的物理距离,但却拉近了师生的心理距离;没有了传统课堂的面对面,却增加了师生间点对点的交流互动,这些转变有效解决了中国高等教育的老大难问题,即从满堂灌的‘单声道’到互动式的‘双声道’转变。”吴岩深有感触。

  三是从“教师中心”向“学生中心”转变。“在线教学促使教师通过强化课堂设计,把学习内容制作成有利于学生自主学习的教学资源,从过去注重教师‘我教了什么’到更加注重学生‘我学到了什么’,引导学生探究式与个性化学习,从单纯的知识传递向知识、能力、素质的全面培养转变。”吴岩说。

  在基础教育方面,吕玉刚表示,将认真总结线上教育的宝贵经验,分析研究存在的突出问题,指导各地继续做好疫情期间线上学习及与开学后课堂学习的教学衔接工作。“同时,要巩固深化这次线上教育教学的成果,进一步完善线上教育教学资源保障体系和运行机制;深入推进信息技术在教育教学中的融合应用,推动教学模式变革,服务学生自主学习,服务教师改进课堂教学,服务全面提高基础教育质量,加快推进基础教育现代化。”

  复课后,要防止“抢时间”“赶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