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本科教育改革听听学界专家怎么说

近日,一则“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从2020年起,将取消本科招生”的消息引发社会关注。虽然截至目前学校尚未对此进行官方回应,但从媒体采访学院一些人士的报道来看,消息的真实性基本得到证实,更确切的应该是: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将停止从高中毕业生中招收本科学生,未来学院本科的课程将融合入日新书院,与日新书院共同开展文科课程。

对此,人民网传媒频道专门采访了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名誉院长、教授范以锦,安徽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沈正赋,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童兵,华中科技大学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原华中科技大学新闻与信息传播学院院长张昆,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高金萍,上海交通大学教授、博导谢金文,北京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张洪忠,广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李春雷,吉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严俊,深圳大学传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吴予敏,华东师范大学传播学院博士生导师吕新雨,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方延明等十余位学界专家,听听他们对此有何看法与建议。

支持:尝试新的本科培养模式值得期待

高水平大学更有能力把握此类改革

网上流传的这则消息,与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团委主办的微信公众号“清华清小新”发布的一则新闻有关。这篇报道称,5月14日,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通过现场加网络远程在线的方式召开全体教职工会议。清华大学副校长彭刚、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柳斌杰、常务副院长陈昌凤、党委书记胡钰及全院40余名教职工参加。彭刚指出,新闻传播既是学校战略性布局的学科,又要为国家发展进一步提供战略支撑。新闻学院这些年来在学科建设、人才培养等方面取得的成绩和不断扩大的国内外影响力,为深化改革、全面提升学科实力和服务国家能力提供了良好基础。学校反复研究、慎重决策,决定大幅度扩大新闻学院硕士研究生规模,今后学院的人才培养主要在研究生层次进行。而正是“大幅度扩大新闻学院硕士研究生规模,今后学院的人才培养主要在研究生层次进行”,被解读为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将取消本科招生。

范以锦表示,清华大学究竟是取消本科新闻传播招生,还是转变为以书院为主的培养方式,尚未看到学校的正式决定。“不管哪种情况,应允许试一试,尤其是清华大学这样的高水平大学更有条件、有能力去把握好这类改革。”

在沈正赋看来,像清华大学这样的国内顶尖高等学府,就应该把培养顶尖人才作为人才培养目标,而把普通高校培养出来的优秀学生作为它的人才选拔的“蓄水池”,以示区别不同性质、不同类型高校肩负的不同初衷和使命。

今年5月7日,清华大学公布2020年“强基计划”招生简章,新设立五个书院作为“强基计划”人才培养单位,分别为致理书院、未央书院、探微书院、行健书院和日新书院。其中,日新书院负责基础文科类专业的人才培养,以期打破本科阶段的专业壁垒,让学生的知识面更广。据报道,未来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本科的课程将会融合入日新书院的本科教学中。

范以锦认为,新闻院系本科的综合素质问题,可以通过新的培养模式去解决。如果清华大学的五大书院制实行,这是一种新模式。复旦大学前几年开始探索的2+2培养模式,也是为了解决学生的综合素养问题。

张昆用“平地一声惊雷”来形容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似不再直接招收本科生的改革,但张昆说,这也许不是一件坏事,“不再招收本科生的清华大学新闻学院在学科建设、在学术研究方面,可能会显示出更加强大的竞争力。”同时,在他看来这对学生和老师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对学生来讲,在一个超越了新闻传播学(自然仍包含着新闻传播学科)的更大学科平台上学习,视野可能更加开阔;同时,对于教师来说,在书院的平台上仍会开设新闻传播类的课程,不过由于取消了本科阶段的新闻传播专业建制,自然会大大地减少教师的教学工作量,这样他们也会有更多的时间从事学术研究。”

“新闻传播需要多种人才,包括各种杂家型的,各种专家型的,乃至技术、经营、管理型的,各种多能、全能型的,各高校也可根据自己的校情,办出自己特色的专业。” 谢金文说。

提醒:不宜群起仿效

高校新闻院系应考虑自身实际和特色优势

在新闻行业,“新闻无学”“新闻不需要学”的争议一直存在。张洪忠也坦言,一直以来新闻本科教育被认为门槛不高,采写编评、媒体运营和新闻专业精神的培养等是留给外界印象的主要内容,更有甚者认为文史哲培养的本科生比新闻专业本科生更有人文基础和发展潜力。但身处互联网时代,张洪忠表示,社会各个方面都和信息传播密切相关,社会发展需要大量新闻传播人才,并且“今天合格的新闻传播人才培养是有门槛的,有自己的专业特性。大数据、智能传播等正在架构社会的信息交往方式,和其他学科有交叉和也有差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