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脑洞研究所

柳书生在单亲家庭,六岁的时候母亲因为想要再嫁把他寄养在了外婆家,外婆家很穷,所以他上了初中二年级的时候便辍学去了镇上打工。

    他很迷茫,但是也老实,工地上有不少好人,所以柳书虽然很瘦晒的漆黑笑起来的时候也很阳光,仿佛对世界都充满希望。

    柳书发现自己喜欢一个镇上还在读书的少年时他已经二十岁了。

    少年在镇上最好的中学读书,才十六,正是要中考的时候,每天放学独来独往,穿着雪白的衬衫,就像是一群蓝色小鸟中的白鸽,耀眼的洁白。

    他开始每天不由自主的跟着少年回家,他不觉得自己哪里做的不对,起码,他想自己是在护送对方,这不是跟踪,是保护。

    少年很文静的样子,喜欢读书,喜欢植物,喜欢街转角的小喷泉,喜欢每天中午固定等待投喂的小花猫,真的非常非常美好,柳书只是远远看着,就心满意足。

    转折是柳书护送了少年六个月后到来的。

    那天少年在路上哼着不知名的歌,却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下子被路边失控的小轿车撞到地上,划拉出好长一段距离,那件柳书最爱的白衬衫就此宣布‘死亡’。

    肇事车辆直接逃跑,而少年趴在地上挣扎,像是漂亮的天鹅,柳书不由自主的走过去帮忙,热情又沉默,少年不停的皱眉抽气,把少年背在背上的柳书却只觉得少年呼出的气息滚烫,所以哪怕肩膀被少年抓出了好几个印子都无所谓,甚至内心欢喜。

    等好不容易把少年送到了医院,那双细白的腿被判定是粉碎性骨折,需要住院三个月观察,花上一大笔钱。

    少年家庭条件一般,他不敢给家里打电话,就只用泪蒙蒙的眼睛看他,柳书一咬牙,帮忙付了大半的医药费,从此和少年关系好了起来。

    他陪着少年做手术,作为一个好心人,在少年父母来的时候害羞的站在一旁接受赞美。

    夜里少年手术后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月亮哼那首不知名的歌,柳书结结巴巴的问:“你唱的真好听,是什么歌?”

    少年咧开嘴露出一小排白牙说:“水调歌头……我也觉得很好听。”

    说着,少年给柳书又唱了一遍,这次柳书记得了最后两句,虽然听不懂,却感觉心都要化了。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再后来,少年渐渐长大,柳书也不知道自己的心思是怎么被少年发现的,但是少年高三毕业那年他们在一起了,少年的唇香香的,皮肤白白的,他配不上他,却又奢望这样的感情,于是对少年的话言听计从,哪怕把心掏出来都可以,只要少年开心。

    第一次做的时候,他们是在一家廉价的小旅馆,逼仄的空间里只有一张床单洗的发白的小床,窗外下着大雨,时不时还有汽车的轰鸣迅速划过去,但这一点都不妨碍柳书激动的心情,他被少年蒙着眼,脱光跪在床上,感觉自己的所有都要得到净化。

    那一次做爱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很痛,痛的柳书后面养了一个星期都没好,但是也很舒服,少年青涩的东西一点点抵入,进的很深,抵在奇怪的地方,让他最后甚至屁股里流出奇怪的东西,让他害怕。

    第二天醒来,柳书特别想和少年亲昵一下,可是醒来后床边一个人也没有,只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少年朋友叫他出去参加高中毕业聚会,柳书苦笑片刻,在床上又躺了十分钟才下去结账,可打开已经很旧了的钱包,里面空荡荡的一点钱都没有。

    这不是第一次,从一开始自己主动给钱给少年出去买衣服,到现在少年可以随便拿,柳书一点也不介意,在他看来这是他们关系好的象征,他们不分彼此。

    要选择大学的时候,已经长大的芝兰玉树的少年说要去外地读书,可家里负担不起,柳书笑着答应他可以出,外面好,大城市才配得上他美好的少年,至于钱他会想办法。

    由于在外面的时候少年很不愿意和他走在一起让别人误会,再加上小镇民风保守,被发现他们这种关系的话,少年就活不下去了,所以,他们要低调。

    暑假后,少年意气风发的去了大城市,临走前他们在无人的公园野合,他再次被绑在树上,蒙着眼睛,被少年从后面弄,非常用力,好像要弄死他,好在他已经习惯了如此野蛮的做法,身体也很习惯,水流的到处都是。

    大学四年,柳书经常跑去找少年,少年变得很忙,可对他还是很好,只是要的钱越来越多,柳书负担越来越重的同时身体也变得有些不好。

    长期在工地干活,柳书有了驼背,经常咳嗽,可听着电话里少年描绘他毕业后两人在一起的美好生活柳书全部都忍住了,他想等,他一边唱着‘千里共婵娟’一边等。

    时间过的飞快,柳书算算日子,已经是他和少年认识的第十个年头,少年也早已工作三年,在一家很好的公司,西装革履,风度翩翩,周围总是围绕很多人,柳书想给少年惊喜所以跑来找他,但是看到这画面却不敢轻易上前。

    直到等少年身边的人都散去,柳书兴奋的刚想走过去就见当年的少年揽着个长头发的漂亮女孩亲吻,两人光明正大的牵手走在大街上。

    女孩很开心,依偎在青年的怀里,说这是她们交往四周年了,想去西餐厅吃饭,然后看电影,最后回家。

    青年宠溺的说好,亲了亲女孩的额头,转身就看见柳书脸色发白的看着他,青年也没有任何反应,倒是女孩疑惑的说这个人好奇怪,而且好吓人……

    青年安慰了女孩后只身朝男人走来,笑吟吟的模样是男人最喜欢的样子,此刻却无比让人心寒。

    青年后退了一步,最终没能逃走,只是站在原地听青年对自己说:“你怎么来啦?”

    ――我为什么不能来?

    “我还是喜欢你哦,柳书,只是我总要结婚,有了孩子后我就会和她离婚的,宝贝,你相信我吗?”说话时,青年还转身朝着远远站在后面的女孩露出个笑容。

    男人懦弱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不敢点头也不敢摇头,更不敢要求什么,最后看着青年朝他摆手然后转身牵着女孩的手说说笑笑的走远。

    男人鬼使神差的跟上去,躲在人潮的后面,听着青年和女孩说他和他根本不认识,说他可能脑袋有问题,很可怜所以才上前和他说话……

    最后柳书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他住了十几年的小镇,是怎么强迫自己忘记长大后的少年的另一面。

    此后,柳书的世界从夏季瞬间变成冬季,漫天大雪淹没了他,让他死不了,活不成。

    又一年后,青年打电话来告诉男人说,他要结婚了,但是彩礼不够,还差几万。

    男人麻木的来到银行,手指在转账按钮那儿停住,然后给青年打了个电话过去:

    “夏河,你……不要结婚好不好……我们去国外也可以结婚啊……”

    楚夏河在那边和朋友们参加单身夜派对,漫不经心的哄道:“我父母不会同意的,我们这种关系我还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不想他们难过。”

    “那你不要娶别人好不好……我可以为你一直单身,你……”

    “不行,我需要一个孩子。”

    “可是我爱你啊夏河……我……不想……”

    “我也爱你柳书,你听话,我度完蜜月回去找你,你不要闹了知道吗?”

    “我……”

    柳书没说完,那边电话就挂断了,男人看着自己粗糙手心里用了许多年的砖头手机,沉默了许久,把青年需要的钱都打过去后,在黑夜里慢慢往回走……

    漫无目的的,男人走到了那个废弃的中学。

    十一年前,男人就是在这里遇见青年的,那时候喜欢的很简单。

    十一年前,男人学会了人生的第一首歌,唱的很难听,却还是时常挂在嘴边。

    十一年后,男人和青年轻易见不了一次面,他们就像是偷情,永远只能在光明的背面。

    十一年后,男人再次来到这个废弃的中学坐在顶楼,哼着那首面目全非的歌……

    他唱:“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然后泪流满面的结束了这段艰难的爱情,一跃从六楼跳下,歌声戛然而止,血肉模糊的脸上,泪水却一直在流……

    ……

    “岳峰哥,里头那个身材一级棒,你肯定会喜欢的。”年轻的楚夏河对着一个沉默的冷峻少年说,“他喜欢我喜欢的要死,可你知道的,我对男人屁股没兴趣,送给你了,我欠你的钱就一笔勾销啊。”

    被叫做岳峰的少年呆滞了片刻,被年轻的楚夏河推入小旅馆内,入眼是熟悉又陌生的画面。

    他看见过去的自己被绑在床头,遮着眼睛扒光了衣服,一副等待临幸的样子。

    他走过去,手不知不觉摸了上去,他记得自己应该死了,但是没想到却以这种方式回来。

    被他摸过的肌肤泛起一片红色,曾经的自己害羞又窘迫,撅着结实的腰臀,卑微又欢喜。

    他听见曾经的自己说:“夏河……我……不怕疼的……不用心疼我。”

    他顿时笑着红了眼眶,也不管自己究竟是重生还是做梦占用了谁的身体,他只是低下头亲吻身下人的背,一点点的亲吻,眸色漆黑,在心里默默说:

    “傻子,根本没人心疼你……”

    “除了我……”

    

    作者闲话:

    以前的,搬运一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本章有问题,郑重举报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