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探究九一八事变 谁该为“不抵抗”日军背锅?

  原标题:九一八事变,谁该为“不抵抗”背锅?

  [文/观察者网风闻社区作者 潘前芝]1931年的“九一八”事变中,东北军奉“不抵抗”之命,将东北三省拱手让给日本人。在许多历史教材以及抗战类著作中,都认为是蒋介石下达的“不抵抗”命令。

探究九一八事变 谁该为“不抵抗”日军背锅?

  总体而言,这么说当然没错,毕竟,当时中国已经统一,蒋是国府最高领导人,他本身也的确没有抵抗的意愿。但具体到“九一八”事变来说,“不抵抗”命令背后有着更为复杂的故事。

  1。“不抵抗”命令是谁下的?

  有关蒋介石下达不抵抗命令的依据,来自于曾担任张学良机要秘书郭维成的回忆。据郭回忆,张学良在九一八之夜十几次向南京发电报请示,蒋均复电不准抵抗。但事实上,蒋当时并不在南京,而是在前往南昌“剿共”的路上。“不抵抗”的命令实际上是张学良下的。

探究九一八事变 谁该为“不抵抗”日军背锅?

  1990年,张学良在接受日本广播协会采访时,明确否认国民党中央曾给他下过不抵抗的指示。同年,他在跟后来为他写自传的历史学家唐德刚谈话时承认,不抵抗命令是他下的,与中央无关。此时,蒋介石已去世十多年,有没有可能张学良是为逝者讳,主动担责呢?

  事变发生时,张学良正在北平城内看戏。东北边防军参谋长荣臻向他打电话请示应变之策。据当时的辽宁省主席臧式毅回忆,荣臻向他们口头传达了少帅的命令“全取不抵抗主义,缴械则任其缴械,入占营内即听其侵入”。

  事变次日,张学良在天津接受《大公报》记者采访时也说:“吾早已令我部士兵,对日兵挑衅,不得抵抗。”9月20日,他在与外报记者谈起“九一八”事变时,再次强调了其不许东北军抵抗的说法。几位当事人的回忆内容基本一致,基本印证了张学良所言非虚。

  蒋介石是在9月18日晚9点半,乘坐永绥舰前往南昌的。他应该是在途中听说了事变发生的消息,故9月19日晚,他刚到南昌就发电报给张学良,要求告知事变详情。在当晚日记中,他写道:“昨晚倭寇无故攻击我沈阳兵工厂,并占领我营房。刻接报,已占领我沈阳与长春,并有占领牛庄消息。”故事变发生时,蒋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获悉情况,当然也无法做出具体指示。

  因此,当时的媒体都称张学良叫“不抵抗”将军。

2。张学良为什么不抵抗?

  2。张学良为什么不抵抗?

  事变发生时,日军在沈阳的驻军只有几千人,整个东北的日军有3万余人,东北边防军则有17万,武器装备也不差,真打起来,胜负结果难料。为什么自缚手脚,主动缴枪呢?

  分析起来,有以下三个方面原因。

  首先是误判形势。事变前夕,在东北先后发生了“万宝山事件”和“中村事件”,前者是侨居长春的朝鲜人与当地农民因阻敌挖渠引起的冲突;后者则是军参谋部军官中村震太郎在东北从事间谍活动,被东北军处死。日军利用这两起事件,在当地挑起事端,打死打伤多名中国人,并在沈阳城周围频繁开展演习。

  日军这种“温水煮蛙”的战略,让张学良对“九一八”之夜日军的行动产生错觉,以为这次事件的性质与前两起相似。正是基于这样的判断,张学良给手下发去了“不抵抗”的命令,以图继续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探究九一八事变 谁该为“不抵抗”日军背锅?

  其次是盲信中央。1928年底,张学良宣布“易帜”,东北地区从之前的独立王国变成中国的一个地方政府。之后,张曾多次致电,表示拥护蒋,拥护中央。张学良与蒋介石商定,东北外交完全归中央办理。“九一八”事变是国与国之间的军事冲突,自然在外交事件范畴内,国民党中央没有下命令还手,张学良如果下令还手,就越权了。果真如此的话,那之前的“易帜”就毫无意义了。而他毕竟还是东北地区部队的领导人,所以,下“不抵抗”命令,还是合理合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