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苏北皇帝”顾竹轩创办天蟾舞台

    打败租界工部局

   谁料好事多磨,位于大马路(今南京东路)的百货大商场永安公司与“天蟾”发生了尖锐的矛盾。永安公司是近代上海著名的四大公司之一,由澳大利亚华侨、广东香山人郭氏兄弟创办。当时澳大利亚是英属殖民地,郭氏兄弟请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帮忙,强令拆迁位于“永安”后身的“天蟾舞台”,以便向南扩展,扩大“永安”的经营面积。顾竹轩当然不肯拆迁,四处奔走交涉,依然无效。最后,他得到了杜月笙的帮助,用重金聘请了两位外籍律师,将官司一直打到英联邦最高法院。经最高法院裁定工部局败诉,并赔偿天蟾舞台的拆迁损失费10万银元。这件事对顾而言是名利双收。10万银元的赔偿费使顾不但没有蚀本,反而大赚了一笔。他在今福州路口新建了上海最大的京剧舞台——天蟾舞台,座位3000余,上下4层。顾竹轩状告工部局获得成功,使很多视租界势力为太上皇的人也对他分外佩服,不得不称他真有“牛皮”。而“顾四牛皮”这一绰号也就这样叫开了。

   顾竹轩名望如日中天。他与同宗远房、国民党高级将领顾祝同的交往,在一定程度上巩固和提高了他在上海滩的社会地位。20世纪30年代初,顾祝同任江苏省主席,顾竹轩则以为其祝寿的名义,在扬州买了一所旧园,整理一新后取名“祝同花园”。顾祝同也以礼相报,在顾竹轩40岁生日之际,派代表登门祝寿。抗战胜利不久,当时已任国民党陆军总司令的顾祝同利用到上海公干的机会,顺道拜会了顾竹轩,提高了顾竹轩的身价,旋而顾被上海市政当局聘为市议会议员。不但如此,顾还利用机会与最高层接近,他曾跟蒋介石合过影,之后便将这张照片一直悬挂在天蟾舞台的四楼房间内,借以抬高自己的身份。

    不忘赈济乡里

   顾竹轩出身贫寒之家,目不识丁。当有了一定社会地位之后,顾竹轩开始洁身自好,关心同乡人的疾苦,多做善事。

   1929年冬,顾氏返里葬母。事先闻知家乡是年大旱失收,特地筹措了一大笔银元乘专轮还乡。丧事既毕,宣布放饭。凡登门求济的,赠孩童银元1枚(价格可抵50斤稻),青壮男女2枚,老人5枚,鳏寡孤独者七八枚不等,最多的10枚。直至带回银元放完为止。

   1931年秋,运河决堤数十丈,顾竹轩竭力奔走呼号华洋义赈会和红十字会之间。在他和盐城美籍传教士白秀生的努力下,终于为盐、阜、东(东台)三县求得了大批粮食、衣被和药品。

   这次赈灾中,顾竹轩为了多筹集善款,还将自己位于闸北太阳庙路附近的天蟾玻璃厂卖掉,共集资了五六万银元。

   1932年“一·二八”淞沪战争爆发,他将天蟾舞台停业,作为涌入租界避难的盐阜同乡栖身之所。楼上楼下人满为患,顾竹轩慷慨解囊,供应其衣食所需。要求回苏北老家避难的,顾氏同三北轮船公司董事长虞洽卿协商,租得长江客轮将难民分批运往苏北泰县口岸,再换乘顾的大生轮船公司船只,转送至盐阜各地区。历时2个月,共约收容、运送了上万人。

   1937年发生“八·一三”事变,难民纷纷涌入租界避难。此前,他的表妹登门哭诉,说其夫、大世界经理唐嘉鹏在外偷情,回家就打她。顾竹轩非常气愤,向黄金荣打招呼,说要狠狠收拾唐嘉鹏,黄曰:“这是你们家的事,我不插手,那小子随你怎么收拾都行。”顾随即命徒弟将唐打死。唐的拜把兄弟状告顾竹轩教唆杀害大世界经理唐嘉鹏,令顾身陷囹圄。顾保释出狱不久,就慨然再将天蟾停业,改作难民收容所,直到3个月后战线西移,难民开始陆续离去。

    暗助中共

   顾竹轩早年混迹上海滩,为的是发家致富,光宗耀祖。一度迷失方向,干了一些助纣为虐的蠢事。后在其侄、中共党员顾叔平的影响下,弃暗投明,支持革命活动。

   1924年秋,顾竹轩任沪北区保卫团团副,成了地方武装官员。1927年,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顾竹轩配合蒋的军队,参与收缴工人纠察队的武器。他还和蒋介石合影,得意洋洋,将照片一直挂在天蟾舞台4楼自己的办公室墙上。

   风云变幻,顾竹轩思索自己的前途。他一方面为蒋介石出力,一方面又敬佩中共领导的武装起义,乃至暗中救助起义的武装骨干。时任工人纠察大队长的姜维新被公共租界巡捕房逮捕。他的兄长姜维山在“天蟾”工作,是顾竹轩的手下。姜维山请顾竹轩营救,顾拍拍胸脯,一口答应,由“天蟾”出面保释姜维新等三人出狱。事后,姜维新向武装起义主要领导人周恩来汇报此事,周恩来说:“顾竹轩为人还是可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