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兰州健身行业乱象:门槛低常变脸 门外汉变教练仅需几天

【兰州健身行业现象调查】

门槛低 常变脸 门外汉变教练仅需几天

  当许多人都在跟风炫耀反手摸肚脐、A4腰时,当马甲线成了完美身材的代名词时,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出入健身房,引领着一股消费新潮流。时下,健身行业在兰州越来越火爆,而火爆的背后,行业乱象也愈演愈烈——低门槛下的无序竞争、运营中的“空手套白狼”、只需几天就脱胎而出的速成教练……连日来,西部商报记者深入兰州多家健身会所进行调查,触及到了各类行业乱象。(本报采访组)

  1 设立之乱 低门槛下健身会所丛生

  4月28日晚上7时左右,当记者走进位于东方红广场附近的一家新开张不久的健身会所时,正值该会所营业高峰期,开业前期各种低价的宣传,让这里赚足客源。

  健身的人越来越多,健身产业进入急速扩张期,各色健身俱乐部、健身工作室成倍增长。越来越多的健身会所开业或是筹备开业,欲在这庞大的健身市场内分一杯羹。在市区繁华路段,总能看到散发健身会所传单的人员,“开业低价”“预招会员”等字眼均在传单的醒目位置。

  据不完全统计,仅城关区范围内,具有一定规模的健身会所就有近十家,除了一些招牌响亮的大型健身会所以外,还有许许多多隐藏在居民楼、写字楼里的小健身房和工作室。这些健身场所名目繁多,有女子健身会所、健身减肥基地、塑形健身俱乐部,甚至是“微健身”,虽然叫法各有不同,但开设课程和内容大致相同。

  采访中,一位有着丰富健身房私教经验的李教练告诉记者,健身行业几乎没有门槛,店面规模和器械设备也都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具有一定规模的大型健身会所进行企业化管理,而一些小健身房,也有生存的土壤。开一个小健身房,只要先办一个营业执照,再租个场地,有的甚至约定好收费赚钱后才付场地租金。再找一个器械商,同样也是赚钱后付款,一个健身房就开张了。有些甚至连营业执照都没有,就能够通过各种途径招募会员。

  2 运营之乱 转让频繁甚至“空手套白狼”

  目前的健身市场内,新的健身会所开业酬宾的同时,也有不少健身会所关门大吉,甚至有些健身会所开得好好的会突然更名。一家浩沙健身会所的突然关门,在兰州健身者中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王女士家住城关区金昌路,附近有一家浩沙健身会所。王女士说,她是那里的老会员了,每天抽出来一点时间过去锻炼,谁知去年夏天,这家健身会所竟然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突然关门了,这让所有会员都措手不及,后来经过多方协调、媒体介入,该健身会所最终对会员们做出转卡或者退钱等补偿。这样的情况不在少数,曾经在兰州一家健身会所当前台的孙燕就曾目睹过,自己工作的健身会所突然关门,老板人间蒸发后,气急败坏的会员们聚在门口要说法,最后竟然将店里所有健身器械都搬走的情况。

  当金昌路的浩沙健身突然关门以后,兰州市区内其他浩沙健身连锁店立即更名,第一时间撇清关系,生怕引起会员质疑。也有一些健身会所,经营过程中不断转手,每换一个经营者,健身会所就要进行更名,这让一些会员感到十分不踏实。

  一家健身会所经营者告诉西部商报记者,目前市场上有一部分健身房、俱乐部的运营属于“空手套白狼”。才刚刚选好地址,就开始大规模吸纳会员,打着“越早办卡越便宜”的旗号收取会员费。实际上,采用这种低价的方式是为了尽快回笼资金,用来装修和购买器材。

  3 认证之乱 “代理”之下教练证书门类繁多

  健身产业的急速发展,对健身教练这一核心人才的需求愈加急切。各大新兴的健身俱乐部迫不及待地“招兵买马”,很多有多年从业经验的专业私教纷纷创业开启了自己的健身工作室,整个健身教练行业对人才的需求都属于极度饥渴的状态。在这种情况下,催生了许多健身教练培训机构。健身教练培训,多出现在一些健身工作室里,一些取得了教练培训资格的私教,纷纷通过教练培训增加盈利。

  据了解,健身教练大体分为这么几类:相关体育专业毕业生;退役的优秀运动员;再有就是通过参加各类培训班,拿到相关健身教练资格的爱好者。西部商报记者调查了解到,目前兰州健身教练以最后一类居多。国家对健身教练资格还没有统一的规范和标准,因此从不同渠道升格为教练的,手持的证书也是各不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