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严打风暴下的数字货币交易所

2019年,抹茶MXC是币圈当之无愧的交易所“黑马”。证券时报网引用炒币者爆料称,抹茶利用空气币进行双向收割,目前其办公场所被经侦介入调查。听闻抹茶被查的消息,前员工李毅没有感到一丝意外,反而庆幸自己“跑得快”。在从抹茶离职前,他看到政府监管趋严,心里总不踏实,觉得迟早出事。

早在2017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下简称“九四公告”)就指出,任何所谓的代币融资交易平台不得从事法定货币与代币、“虚拟货币”相互之间的兑换业务,不得买卖或作为中央对手方买卖代币或“虚拟货币”,不得为代币或“虚拟货币”提供定价、信息中介等服务。

针对虚拟资产交易所搭区块链热潮“便车”、炒作“虚拟货币”的行为,近期北京、上海、东莞、杭州等多地监管部门纷纷“亮剑”,对相关活动进行摸底排查。

这让李毅感到行业正遭遇前所未有“大地震”,他所熟悉的人或被抓,或转型,或关门停业……相关交易所一时风声鹤唳。

“跑路潮”

交易所的“大地震”也波及到项目方和投资人。

在某币社群,投资人陈飞说了几句丧气话后,决定无限期退出社群。这个意外变故让整个群陷入寂静,但悲观情绪依旧在蔓延,“有人抱怨天天说利好,价格天天跌。”“咱们这种币会不会也下架?”“听说那个交易所被查了”……短短数天,社群人数已减少100余人。有人感叹“大佬们都走了,币圈真凉了。”

李毅至今记得,今年10月,上海一家资金盘数百亿的交易所高位套现后,突然关闭交易所,卷款跑路了。

“谁也没想到这个人会跑,他朋友前期投资的钱也打了水漂。”在他印象中,2018到2019年是区块链行业最乱的时候,如今钱难挣了,交易所开始走歪门邪道。

“九四公告”是这次“大地震”导火索。这也让币圈第一次出现“跑路潮”。“国家都说开交易所违法,有些交易所就关了。”李毅说,国家严打来了,大家觉得不安全,纷纷关闭交易所,有些人转型做区块链+业务,有些出海借壳上市,或者IPO,或者做咨询。

李毅曾见过一家有意思的数字货币交易所,当时老板感觉熊市来了,把交易所改成资讯平台,PC端主页面几乎全是资讯,交易所的内容占据很小版面,然后他还跑东京证券交易所,购买30多个东证的壳,并购和投资区块链上下游行业,偶尔还对传统行业进行资本投资,目前这家交易所变了一个区块链项目的金融中介。

如今,币圈正遭遇第二波“跑路潮”。近期北京、上海、东莞、杭州等多地监管部门纷纷“亮剑”,对数字货币交易所相关活动进行摸底排查。11月21日,深圳市互联网金融风险等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关于防范“虚拟货币”非法活动的风险提示,并开展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排查整治。此次行动将重点排查三种活动:一是在境内提供虚拟货币交易服务或开设虚拟货币交易场所;二是为境外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提供服务通道,包括引流、代理买卖等服务;三是以各种名义发售代币,向投资者筹集资金或比特币、以太币等虚拟货币。

“这次严管以后,交易所又倒闭不少。”李毅说,自云交易所(为交易所提供云计算服务)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后,一家就能服务几千家甚至过万交易所,门槛低且便宜,一年不到十万块。他还说,目前不少交易所老板变得更加谨慎了,有些人已暂居国外。

逃避监管

事实上,很多国内运营的数字货币交易所,服务器放在海外,在海外注册了壳公司。严格来说,它们属于“外埠交易场所”。

李毅说,为逃避监管,交易所先在海外注册并设立服务器,再以外资身份在中国开展业务,采用分布式办公方式。比如有家交易所创始人的身份一直是个谜,他用代码与公司管理层进行交流,并指挥其工作和运营,直到监管部门查处,其身份才被揭露,但他早已身在国外。

盈科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张维曾遇过一件案子,一家注册在非洲某国的数字货币交易所卷钱跑路了,由于语言困难,在听了投资人的诉求和能够承受的成本后,他建议对方放平心态,放弃维权。

张维表示,相关部门监管在海外注册的交易所主要难在四个方面,一是司法和监管资源有限,交易所数量太多,监管机构无暇应对。二是处理器位于海外,具体法律适用问题仍处于讨论阶段。三是一些交易所采用分布式办公方式,高层身份保密。有些交易所名义上是公司,但是并没有注册成为有效实体,而是以社群方式经营,很难定义法人和主要责任人是谁。四是被动监管难以执行,交易所违法后仍然逍遥法外。数字货币维权之路非常困难,数字货币基于网络进行交易,证据存在难以保存、难以追踪、取证复杂、程序专业、等待漫长等问题,这导致公安、行政机关即使立案,其侦查也需要漫长时间。